您的位置:      首页  /  风能产业  /  五大发电煤电资源大整合背后的新...
五大发电煤电资源大整合背后的新能源棋局!
2020-06-04 15:26:03
摘要:此番双方会谈的内容,被业界解读为,中国华能整合甘肃煤电资源已经提上议事日程。

近日,中国华能官网更新的一条信息引起煤体关注。
        煤电资源整合启动
        据中国华能官网消息,5月29日,中国华能董事长舒印彪、总经理邓建玲在京会见甘肃省委副书记、省长唐仁健。

\

        此番双方会谈的内容,被业界解读为,中国华能整合甘肃煤电资源已经提上议事日程。
        此前,5月20日,国务院国资委下发《关于印发中央企业煤电资源区域整合第一批试点首批划转企业名单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意味着五大发电集团将在甘肃、陕西等西北5省区形成“一家央企一个省区”格局。
        按照《通知》,国家能源集团、中国华能、中国华电、中国大唐、国家电投将就甘肃、陕西、新疆、青海、宁夏五个试点区域48户煤电企业(或项目)开展划转工作。国家能源集团将负责宁夏项目,中国华能接洽甘肃,中国华电对应新疆,中国大唐接纳山西,国家电投负责青海。
        有鉴于此,中国华能一、二把手会见甘肃省省长唐仁健,双方又就加快推动陇东能源基地开发建设、稳步做好甘肃煤电资源整合工作等深入交换了意见,就不难理解为中国华能开始响应国务院国资委要求,着手推进甘肃的煤电资源整合工作。
        可以预期,在国务院国资的指导下,后续其他四大电力央企也将启动对应省、区的煤电资源整合。届时,五大发电一家央企整合一个省区煤电资源的大幕将全面展开。
        整合还将铺开
        据了解,此次五大发电整合西北五省煤电资源只是首批试点。按照国资委的规划,未来的整合工作还可能在东北、西南地区展开,除了五大发电集团之外,其他涉煤电业务的央企也会参与其中。
        五大发电为何要整合西北五省区的煤电资源?
        新一轮煤电资源大整合之后,对我国能源发展又会产生哪些深远影响?
        解决上述疑问,有必要从能源革命的视角,我国煤电产业发现状方面去看问题。
        国家在2015年提出能源“四个革命,一个合作”的能源发展构想,提出了加快能源转型升级的指导方针。在这一纲领之下,淘汰煤电落后产能,实现煤电清洁化发展,以及提高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是未来一段时期能源发展的主要任务。
        火电行业处境尴尬
        在此大趋势下,煤电发展现状趋于尴尬。现实表明,风电、光伏发电平价上网时代来临,煤电面临的盈利问题更加突出。
        据报,就在不久前,国家能源集团旗下孙公司——国电宣威发电有限责任公司正式破产,破产时国电宣威负债达52.9亿元,负债率接近 420%。国电宣威是有一家有着60余年发展历史的火电公司。
        国电宣威母公司——国电电力对国电宣威财务状况恶化的解释称,受云南省电力产能过剩及煤炭行业去产能影响,宣威公司近年来电力负荷持续下降,入炉标煤单价逐年升高,再加上2016年云南省下调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宣威公司生产经营环境持续恶化。“由于云南省火电利用小时较低,煤炭价格长期高位运行,单纯依靠管理提升已无法扭转宣威公司亏损局面。”
        国电宣威的衰落并非个案。2019年6月,大唐集团旗下大唐国际发电股份有限公司公告称,控股子公司甘肃大唐国际连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债权人以其无力支付到期款项(约1644.34万元)为由,向甘肃省永登县人民法院申请甘肃大唐国际连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破产清算。
        与国电宣威在云南省碰到电力过剩,煤企高企,火电利用小时数大幅下降,经营业绩每况愈下的情形差不多,近年随着可再生能源风电的跨跃式发展,甘肃、新疆、山西、青海、宁夏五省、区的火电企业也面临着类似的窘境,亟待“输血”解困。
        对此,在“一家央企一个省区”的煤电资源整合计划披露后,认为这是煤电行业处僵治困直接手段的支持者有之一,反对这种干预市场的“计划”行为,造成五大发电集团垄断的反对者亦有之。
        支持者还认为,央企整合地方国企,可以降低同质化竞争,依托央企强大的资源整合能力,西北五省的煤电企业的抗风险能力也会随之增强。毕竟,五大发电集团与国家电网、南方电网同出一门,在电力上网、议价方面也比地方国企拥有更大的话语权。
        然而,从西北五省区的煤电装机盘子,电力资源发展情况来看,给地方煤电企业解困,扩大火电资产规模,并非五大发电整合对应省、区火电资产的全部。
        背后的新能源棋局
        实际上,在五大发电新一轮资源整合中,背后隐约可见的还有国务院国资委、五大发电将加快发展新能源产业的大棋局。
        有业内人士指出,西北地区煤电装机盘子并不大,整合后对市场格局的影响非常微弱。
        拥有可观的火电装机规模,进一步提升火电装机体量,显然并不是五大发电集团未来的战略弹着点,更何况这五省、区的火电企业经营并不理想,甚至亏损,拿到手里不啻于增加一个“包袱”。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国家能源集团、中国华能、中国华电、中国大唐、国家电投的火电装机量分别为17500万千瓦、12927万千瓦、10537万千瓦、9470万千瓦和7423万千瓦,规模都相当可观。
        一份报告折射了火电行业的困顿。2018年社会责任报告显示,中国大唐水电板块实现利润49亿元,风电板块实现利润33亿元,商贸物流板块实现利润5.56亿元,煤炭板块实现利润0.87亿元。当年,中国大唐盈利95.98 亿元,归母利润21.36亿元。
        与之对应的是,中国大唐火电装机9470万千瓦,火电发电量完成4221.91亿千瓦时;风电装机1631.67万千瓦,风电发电量完成323.03亿千瓦时;水电装机2703.74万千瓦, 水电发电量980.44亿千瓦时。
        装机占比为19.46%和11.75%的水电、风电业务合计贡献利润83亿元,约占总利润的85.43%,装机占比高达64.43%的火电业务贡献的利润却不是“多”,这并不是中国大唐一家企业需要审视的问题。
        火电业务盈利前就不甚乐观,那么国资委指示五大发电整合五省、区煤电资源最终将落子何处?
        在业内人士看来,国资委主导的这轮煤电资源整合棋局,最终落局点或是新能源。
        从资源禀赋上看,上述五省区均是可再生能源资源丰富的地区间,其中尤以风电、光伏发电为佳。五大发电集团从资源整合着手率先进入上述五省区,可以说是多赢。一方面,可为当地火电企业解困,另一方面可以在发展新能源方面占得先机。
        据报,国家电投在青海省早就大规模布局光伏和水电,整合两个火电厂可以在调度调峰方面更加自如。
        值得一提的是,在会见甘肃省省长唐仁健一行时,中国华能董事长舒印彪也流露出要发展光伏、风电的意思。他在讲话中提到,要着力打造能源技术与数字技术高度融合的现代综合能源示范基地,构建风光煤电输用储一体化标志性工程和“一带一路”能源合作示范项目。
        据了解,随着能源转型升级步伐的加快,近年以火电为主导的中国华能、国家能源集团、中国大唐、中国华电都加快了对光伏、风电等新能源电源的渗透力度。
        2019年,在光伏发电竞价项目的角逐中,央企装机量占六成,国家电投以976.6MW装机位成榜首,其次中广核、中国电建,中国大唐 和中国华电则以80MW和70MW装机排名第六和第七。
        在通过竞价项目抢夺市场份额之外,五大发电等央企还着手通过收购光伏电站资产的方式来加大对光伏的布局,提高清洁能源装机占比。2019年,中国华能一度出手收购协鑫新能源光伏电站资产。
        总体来看,在电力产能过剩,火电行业普遍不景气的背景下,五大发电集团整合西北五省区煤电资源,既有肩负着处僵治困的政治任务,也有以煤电为轴,进入五省区发展新能源的长远战略考量。
        据国家电网6月3日消息,5月31日,青海—河南±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已实现全线贯通。此工程的建成,将有效提高青海大部、甘肃部分地区清洁能源的整体外送消纳水平。

\

        分析人士认为,三北地区是我国能源发展重地,消纳问题一向是“死结”,地方煤电企业与可再生能源发电企业对撞,发电企业与电网企业之间博弈,让各方无所适从。这种情况下,五大发电介入,利于更好的梳理各方关系,并逐步打开发展的缺口,并为火电和清洁能源博得更大的发展空间。
        注:部分资料摘自界面新闻、光伏头条等

风能会展
风能企业